汪二球

“要行动不要脑洞。”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的小透明。
努力中。
不混实况rps圈了。
现在主要:
踢球「每天都想抱抱吹雪酱」
idolish7相关



【头像BY 阿炽 新浪微博@猫车王sora

文手问卷

懒得写新的。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汪二球/王程

 

二球是我以前一个儿子的小名,儿子我起名叫何二,本来想叫二狗的,但太常见了,干脆二球。太喜欢就拿来用了。汪是因为我是狗。

 

王程 是写《 北上?北上!》的时候,和故事里的两个朋友一起取得相对正经的名字。王是我最喜欢的姓氏,程是我名字的第二个字。

 

说起来那小哥俩儿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们许过的誓言啊。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小学,写耽美非日常设定的玛丽苏。

 

为了追逐某个人,想跟在他后面走很久,虽然现在已经不在傻傻地跟在他后面,去了更开阔的地方,但我依旧记得最开始的赤诚。

 

现在的话,只要有一个人看,我就想写下去哈哈。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没文风……硬要说的话就是特别口语化。

 

他们说看我写的文有一种很安静的感觉(欢乐向除外),能让人心沉静下来。

 

还有人说我写同人画面感很强,而且比较喜欢另辟蹊径,能当作原创看,带有自己充分的味道并且又不喧宾夺主,让人能同时感受到作者与主人公的特色。

 

然而我并不觉得。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大。

 

文字叙述,一开始学小四并不能好,现在完全是受三叔影响,文风几乎定型成了那个样子。

 

故事走向,说实话,被重要的人放置了太多次后,已经不由自主的忧伤了。

 

题材以前主非日常,现在就喜欢种田文,平平淡淡。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样子?』

 

我看得下去的就行,真的,很多我都看不下去……

 

不单纯的写一个故事,能让人从灵魂深处被触动,感同身受的文字。

 
 

人物形象塑造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定要赋予灵魂。

 
 

同样,文字描写细腻而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冗长繁杂的。废话不要太多,写男人不要矫情。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感觉键盘/笔杆要爆炸了)

 
 

自己喜欢的设定和喜欢的人hhhh

 
 

果然还是心理描写和对话,从小细节入手的人物刻画其实非常喜欢写。

 
 

『0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打斗动作,剧情衔接,环境描写,还有,谈恋爱……

 
 

与自己现实无关的几乎都不擅长。

 
 

『0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这得看篇幅。

 
 

认真写和考场作文速度差不多,一个小时800+吧。

 
 

『0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写完大纲就开始写。

 
 

大纲……几乎没什么内容。一般半个小时就脑补完了。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麼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刷微博,紧张,咬嘴唇。

 
 

写完后很快陷入情绪低谷。

 
 

没办法评判文章质量……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式等)』

 
 

手写+手机。 草稿纸和WPS office。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有。草稿及大纲。

 
 

看情况,跟着感觉走,但草稿上我会记录对话和心理,这个一般不会变。

 
 

『13.喜欢写什麼样的题材?』

 
 

日常。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职业的是余秋雨,余华,南派三叔。

 
 

网络上是微笑的猫,赭砚,亮天炮。

 
 

好久不见的人(苦笑)

 
 

影响特别大,一直在向他们靠拢。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以前有,早就不想了。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麼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恩,认识了想认识的人,成为了现在的自己。

 
 

『17.那麼,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还行吧,只要我的作品能让人看得开心就好。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盗墓相关都喜欢。

 
 

12黑

 
 

《做梦的人》。

 
 

他本来以为那些候鸟会停在温暖的南方,可它们最后还是变成了天边触摸不到的灰点。

 
 

他在海边说想要一个在山顶的家,不带一丝光影的天边却看不到腾空的翅膀。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麼样的改变?』

 
 

还行。

 
 

同 以北:希望写得更好些让自己都看得下去吧…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随意!

 
 

你必须@小戈冻

 

评论
热度 ( 6 )

© 汪二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