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二球

“要行动不要脑洞。”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的小透明。
努力中。
不混实况rps圈了。
现在主要:
踢球「每天都想抱抱吹雪酱」
idolish7相关



【头像BY 阿炽 新浪微博@猫车王sora

【盗墓同人】不愿多提(吴邪视角)

2014、11。

(是说要给社长看段子所以就这样都放上来了……)

不愿多提

【有时候,人总是想找回自己最初的感动。】



你们中间,可能有些人认识我;可能有些人,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也可能有些人,正在准备认识我,希望听我讲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故事中要有圈套,要有谜团,要有尔虞我诈,要有悲欢离合,要有很多人活一辈子都体验不到的经历。

他们说故事,就是要讲别人没有的事情。

可能,我要让那些指望着听“故事”的失望了。

一个人的一生,总不能总是在悬崖边上吊着,不懂得放弃和妥协的人,不是掉下去,就是成佛了。这两条路我都不屑于走,所以我考虑了一下,选择了自己觉得最好的道路。

曾经的执着是,现在的退让也是。既然该得到的都得到了,该等的也等到了,那么有些事情,就应该放下了。

我是很庆幸曾经身边围了一圈人,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护着我,让我不去趟那浑水,让我远离那片血腥,那片黑暗。所以即使当他们离开后,我变成了他们最不希望的样子,站在了比他们还要危险地方,而当年善意的隐瞒俨然变成了绊脚石,我也不会去怨恨什么,至少现在不会。

我知道我不该奢求任何人陪我走到底,但曾经我的确是痛苦过,憎恨过那些自以为是的隐瞒,抱怨过那些无可奈何的抛弃。我在荆棘丛里赤身裸体,他们伸出手想拉我一把,却给了我更多的伤害。

那真的是伤害么?

后来我这么问自己。

难道的我的人生,不应该由自己负责么?如果没有痛苦过,我现在又怎么可能安坐在这里呢?

就好像小时候妈妈教你一些事情,她就会让你哭,让你吃亏,让你觉得疼。她不是不爱你,她只是以一种必须的方法让你学会一件事情,以防以后,你孤身一人撞得头破血流。

有人护着你,是你赚到了;没人陪你,你就该自己昂首挺胸地走下去。

现在我经常会回忆起自己年轻时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事。他们在你们看来可能充满了戏剧色彩,可对我而言,其实和今天早晨突然发现菜价又涨了一样,再寻常不过了。

我从不吝惜将我的生命分出一半来给这些人。我会和我的后辈讲我和他们的故事,结果总是越讲越短,我总是觉得,啊,他们是一些应该理所当然被记住的人啊,而他们的事情,寥寥几句就能让我心潮澎湃。

只是我总是忘了,悲伤也好快乐也罢,虽然他们都很普通,但这只不过是我的人生,而你们走你们的。

他们躺在我身后的土地里,和着血和泪。虽然干咱们这行儿的都是生死寻常事,但还请允许我矫情一下,不让他们在记忆中沉睡。不过能记住多少就是多少吧,这种事,不能强求。时代的发展是迅速的,今天有我吴邪,明天就可能会有另一个人来代替我。

听故事的人是凑热闹的人,两个精彩的虚拟人生,其实就是天平两端,你们随时可以凭借自己的喜好移位,也随时可以遗忘。

也许我应该庆幸吧,我曾经被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遗忘过,所以的日子里,即使不会有人谈起我,我也不会有任何不爽。

说真的,年轻时我算了二十多年的命局,有一阵子,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了。命运,也不过那么回事儿。

的确有一双手在操控着它,但你同样可以握住那只手的手腕,把一些你想改变的事情扭转过来——当然只是那些还没发生的,

可这种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好像神话传说里逆天的人都要受天罚一样,但凡你想要改变什么,命运就会从你那里拿走些什么,它是个精明的商人。

可现在我老了,大半个人生已经没掉了,不是我颓唐了,只是,“奋斗”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已经太过沉重了。人老了就不会想有太多的变动,身边的人能留下的就请来喝杯茶,留不下的也就不再提了。所以在斗了半辈子后,我终于和命运握手言和了。

我的故事就交给年轻人去传唱吧,去篡改吧,关我屁事啊。

为什么不呢?尽管让它去闹吧,纵使日转星移沧海桑田,甚至生死人肉白骨。我吴邪还是那个吴邪,吴山居还是那个吴山居。

为什么不呢?既然所候之人已安安稳稳地在隔壁吃着早饭,那么命运这个破玩意儿,又何足为惧啊。

——————————————————————————————————————————————

“在干什么?”

“啊,写点东西而已。不是说,咱们的故事要拍电影了吗?怎么样,要不要去看?”

“早饭凉了,快去吃。”

“呵,这么说是不去了?”

“嗯。”

“那今晚吃什么?”

“随你。”



【完】

评论
热度 ( 2 )

© 汪二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