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二球

“要行动不要脑洞。”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的小透明。
努力中。
不混实况rps圈了。
现在主要:
踢球「每天都想抱抱吹雪酱」
idolish7相关



【头像BY 阿炽 新浪微博@猫车王sora

五爷的伙计——《老九门》架空延伸同人

【存档2013.7.9】


他从记事开始就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长沙老九门平三门中狗五爷的伙计——或者说伙计后备军——即便那时他根本不知道“老九门”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也许是九个老宅院,他家爷住在第五间。他坐在门口的青石板上想。他家爷人那么好,咋不是头了那间呢?

打小儿他就没见过他爹,不过他娘告诉他,他爹的命是五爷给的,最后也就还给五爷了。而他自己,也得给五爷卖一辈子的命才算得上男人。所以他小时候就跟着当班的跑前跑后,端茶倒水地练着,听懂的听不懂的也都这么听着。

他也不埋怨什么,再说有啥可埋怨的呢?他跟着五爷不愁吃不愁穿的,他娘也有地方落脚,年关的时候还能有闲钱救济一下街口脏兮兮的小乞丐,看着有钱人家的孩子分外眼红那是小孩儿才干的事情。

每次想到这,他都感觉特别骄傲。其实他也没大到哪去,只是早早学会了认命。

长到一定岁数,就该给安排着做工了。至于干什么活,安排哪里去,在五爷这里有另外一套规矩——先让狗挑。

街坊邻里都知道狗五爷爱狗如命而且好吃狗肉,所以好狗在五爷这里地位是很高的,而但凡好狗都要有一个合适的人照顾。五爷养的狗都聪明而且通人性,同样的,也很有野性,当初五爷拿好酒好肉的拐带回来的那几只土狗要万一让别人拐了怎么办?所以这些狗一般都有专门的人照顾。

什么人养什么样的狗,忠诚的伙计带出的狗自然更忠诚。

不过狗也挑啊,有的狗除了五爷外对谁都爱答不理的,于是就得让他们从这些小伙计里选出一个陪伴他们一生的人。一大群狗里面,这样的人有时出好几个,有时只有一两个,这是没有定数的。反正五爷也不缺伙计,这帮娃子无非是去狗场还是留在长沙的区别罢了。

挑人的当天,底下的伙计们都传疯了,说是这次五爷亲在来看场!

好家伙…这是他头一次看见五爷真人。那是很精神很年轻的一个男人,年龄绝对没到三十,相貌普普通通的但看起来特别顺眼,眉眼间透着一股子极易亲近的笑意,但周身散发出的气场却让人不敢妄动。会不会淹没在芸芸众生里,多半也是看有没有这种领袖气质了。

这种人做绝了也是个翻脸不认人的主儿,好,是真好,狠,也是真狠。

狗没放出来的时候,他和旁边这几个小伙计站在空地上连大气也不敢出,腰板挺得直直的,生怕给五爷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他抿着嘴,右手在自己的左手腕攥除了一圈红红的印子。

直到其他人把狗带出来,他才长舒了口气,他从小就跟狗玩在一起,觉得狗比人听话,比人仗义。趁着狗犹豫的闲工夫,他用余光偷偷瞥了一眼五爷,这个在他眼里神一般的人物翘着腿坐在太师椅上,不喝茶不聊天,眯着眼睛打量着新晋的这群后生,他见五爷没注意到他,就大了胆子转过头仔细瞅。

狗五爷今天来上身穿了一件白衣,把整个人衬出了几分书生气,温文尔雅的。他砸了咂舌,这哪看得出是个土匪性质的主啊,分明是哪家的大少爷还饱读诗书那种。稍微感慨了一番,回过神就发现五爷一脸揶揄地看着他,他急忙往自己四周看,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四周就趴了好几条大狗,慵懒地吐着舌头,眉骨一翘一翘地看着他。他欣喜地蹲下拍了拍狗头和这几个大家伙亲热了一番,再抬头时,五爷不知已经离开多久了,那杯碰都没碰的茶还在不紧不慢地飘着热气。

 

“小子,以后就真正是五爷的伙计了,跟我去狗场吧。”

 

狗场说清闲也不清闲,有时候生活就是一成不变的调子,只要五爷没要狗,门外再怎么大风大浪也碍不着门内这一片清净。一直到有一天,管事的告诉他们一干伙计,除了五爷和五爷同意的人以外,再也不往外借狗了,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他和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痴痴地应了,反正是五爷亲令,服从是没条件的。等到了晚上下了工,大屋里的一群人就坐在自己床上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准是五爷的宝贝出什么事了。”

“呸!乌鸦嘴!没出事不好么,你瞎说个啥。”

“没开玩笑,我哥哥跟五爷混的,前些个日子过来给我送衣服说起这事儿,说当时咱爷那脸色哟,整个堂口的人都吓得要跪下磕头了。”

“这事..可不能瞎说啊…”

他盘着腿听着那几个和外面有点关系的伙计胡乱推测着,不时的随声附和。他这些年就跟着狗混了,外面的事情没想管,不过不想就知道绝对是狗的事情,不然五爷不会这么个难受法儿:手底下的人被做了,带着人去讨个说法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年代再乱也是人命关天,可狗不一样,被一群人生吞活剥了也找不到个说法。

什么都比人命贱,就算说一个人猪狗不如,你当街杀猪杀狗没人管你,你当街杀人就有人找你事儿了。

五爷最明白这个事儿,所以他第二天就到了最近的狗场生闷气,正好是他在的狗场。

不过他忙了一天,光听说五爷来了,却连五爷的衣服角都没看见。哎,狗场那么乱,看不见是正常的,他想。

 

傍晚关狗舍的时候倒是见到一个陌生人,穿一身军装面无表情地快步走出大门,一股戾气惊得他差点举起扫帚防身。不过还好这人是往外撒气的…他拍了拍脸,突然想起自己的外袄落在后院了——早晨带狗去那边野的时候,随手绑在栏杆上忘拿回来了——趁着天还没黑透,他赶忙小跑着去取。

后院里有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台阶上,左手拿着酒瓶正在喝闷酒,旁边有只丁点儿大的小犬,趴在那人身边睡觉。那人坐的地方在暗处,他看不清楚容貌,不过却认得那狗——三寸钉——五爷家的伙计没人不知道这只狗。

当即他就站在那里,是去也不是留也不是,一下子乱了阵脚,没等他开口,狗五爷却先转过头来。

“狗场的伙计?”他问,声音很是疲倦。

“是。”他躬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答道。

“哦…什么时候来的?”

“回爷的话,八岁。”其实他也记不清楚了具体是几岁了,反正上下也差不多。

“那是从小了,”他点点头,“照顾过猴子么?”

“这….小的还没那本事。”

“那可是条好狗。”五爷转过头,看着荒草丛生的后院,长长叹了口气。

他感觉五爷好像老了很多,比第一次见到时疲惫多了的感觉,他稍加思考便应道:“五爷养的狗都是好狗。”

五爷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笑了两声:“是好狗,好狗好养,掏心掏肺地听你话,累死之前都惦记着主人。好狗多,可好人不多啊,这天下没几个好玩意儿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在责骂他,也不敢开口,怕说错了话。

“像我这样的,可能子都在血里打拼的人,淌了那淌浑水,也不指望什么儿孙满堂了。哪天死了,估计着也就养大的狗还能给我哭哭丧了。”

“我们做伙计的一定记着五爷的好,再说五爷您一定长命百岁。”他想都没想就接口道。

“哈哈,这话中听。那等于我们有地位的有你们惦记,你们还能有狗惦记,那狗让谁惦记啊?”五爷看着迟迟说不上话来的他,摆了摆手,“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他连忙鞠了个躬,拿了衣服就要走,三寸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一声不吭地外头看着这个傻伙计。五爷抬手顺了顺他背上的毛,轻声说道:“是个听话的伙计么?挺好,多点这种人我也省心。”

后来管事的给他了点赏钱,说是五爷给的。他愣了半天,死活想不出来理由,就只好更努力照顾那群狗,他管的狗群,毛色向来是好看的。

 

狗场最后是被国家查封了的,和狗五爷手下的大部分狗场是同样的下场。

不过他根本没等到这个会让他难过的一天的到来,在那个年代,因为被战乱波及而死亡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情。

他的死是不会有人注意的,不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缺了一个人干活,省下一人份的饭的变化罢了。他死后只有一条从小让他照顾的狗对着他尸体呜咽了许久,用头固执地拱了半天后又去舔他已经冰凉的脸,那只狗围着他绕了好几圈最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狗五爷最后还是说对了,他这种孤苦伶仃的伙计,死了也是有狗惦记着。

不过他死前还是想着那几条狗,也算是尽职尽责了吧。

【完】


评论
热度 ( 7 )

© 汪二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