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二球

“要行动不要脑洞。”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的小透明。
努力中。
不混实况rps圈了。
现在主要:
踢球「每天都想抱抱吹雪酱」
idolish7相关



【头像BY 阿炽 新浪微博@猫车王sora

盗墓笔记同人 【2013】

【存档】


时间对我来说总是不紧不慢的,但我现在却至少有了盼头。十几年的孤独终于在一切回归起点时给了我一个交代,至少我再也不用忍受一个人的空气,我很高兴,哪怕我明明知道这是自私的,毕竟老板的回来是背负了代价与责任的,他真的变了很多。

我蹲在椅子上,一点也不想动。老板还没回来,准时出什么事儿了…唉,夜宵都凉了。门外的风穿堂而过,混杂了些不好的气味,我知道老板回来了。他面色有些不好,应该是又做了一番心理斗争——他总是这样,很少有人知道,那个在别人看来温文尔雅却心狠手辣的吴小佛爷,心中的天平每天要摆动多少次——我看着他在我旁边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下,头向后仰着,长舒了一口气。

 

“你早说换我去呗。”我开口道。

“去了有个屁用,”老板没看我,“该来的总得来,你去那帮狗娘养的就能不反?”

“老板你生气了……我去至少能让你轻松点,总不能白拿你工资。”我拿了根烟,找出火点

燃了递给老板, 他接过烟狠狠吸了一口,我放佛感觉到那阵肺部用力扩张的力度,就像被车轮碾过的青草,压迫过后又再次被迫活着面对现实,然后不断在现实中被拉扯、碾压。

“呵,你小子,给你涨工资了你越来越积极了。”他笑了,特僵硬地笑了,“行啊,我再给你涨一万,以后这破事儿全给我推了。”

“那都熟人。”

“那也不接。”他很轻蔑地瞥了我一眼。

“老板你开玩笑吧…”我知道他那是一时的气话。人有时候就是想放弃,不论你有怎样的意志和体魄,你也会有撑不住的时候。老板整天累心累命的干,就算他有一种无法放弃的前提挡在面前,但谁没有个蹲墙角画圈的时候?好吧,看来这次我是那根棍。

我做了个鬼脸,说:“我不要一万,你还是按原来的给吧。”我给自己也点了一根烟,不过只是抽了一口,给自己干燥的口腔提提精神,然后将烟松松地卡在手指间。老板一直没说话,我也就愣着不动。

 

“如果你想,我完全可以把你的工资提到一定水平,至少会仅次于我的收入…”老板忽然说出这句话,他的声音认真到让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先笑了笑,然后到道:“算了吧…我可舍不得拿老板你这血汗钱。我又不图什么…”我又抽了口烟,余光扫到老板他还是带着坚持的表情,急忙继续说下去:“老板你又多想了…这次铁定又是因为票子的事儿对吧。我那点小心思你还看不透么?照我说,没大钱时人才最本分最幸福,除非那人特别有野心,但这野心没资金行动,所以也不用出事。人尝到甜头就往上爬是正常的。所以我还是安分守己,反正几十年都守过来了,不差这一两回…”老板看着我,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

又是这个表情。

自从那年他回来后,自从他消失了几天后,再见他时,对人除了毫无快乐之言那种客套的笑容,更多时候就是这样平静如水的表情,仿佛什么变故的发生都动摇不了他。当然,像哑巴张黑瞎子小九爷王胖子还有那些当年事件的参与者,他的态度会发生很大的差别,有时候还会特别温柔地笑一笑。就好像上次接了个巴乃来的电话,足足说了得有把个钟头的,出来以后精神的样子吓得我摔了个杯子。

不过我是估计没这特权了,也许等一切尘埃落定,我还会自己守着铺子,或许熬不到,又或者干脆拿笔天价遣送费告老还乡得了。不过那是以后,现在的我只是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暗骂自己,真是的你他妈多嘴什么。许久,老板只是叹了口气,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记住了,跟我走,扔不下你。”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但却很有力。有时候,一句话就够了,真的值了,无论最开始的动机是什么,总会有东西在时间里浑浊,然后被这样一句话,深深雕刻在血液骨肉中。

 

于是多年后,我手里拿着沉甸甸的信封,看着老板的身影渐行渐远时,咬住嘴唇,将脸埋在了手掌里。

想起这些年的点点滴滴,恍然明白自己从未真正理解过这个人,也其实看得比其他人更透彻。

挂档,转弯。

自此,形同陌路。


评论 ( 5 )
热度 ( 4 )

© 汪二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