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二球

“要行动不要脑洞。”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的小透明。
努力中。
不混实况rps圈了。
现在主要:
踢球「每天都想抱抱吹雪酱」
idolish7相关



【头像BY 阿炽 新浪微博@猫车王sora

《沙海》同人||苏万视角。

【一年前给哥们儿的生贺。哥们儿C的苏万,我C的王盟,我知道你们看不出我到底有多厨王盟。这么讲吧,我写了二百多个王盟中心的段子,还有一个两万字的短篇,再加上大概三个两千多字长短子(好能说)。不多废话,再说我可以学着练剑客了....】

“不许动。”漆黑的巷子里,两个身高相仿的男子紧靠在一起。若看仔细了便能发现其中一个人手握匕首抵住了另一个人的咽喉。

黎簇感觉到了脖子上的凉意,毫不在意地咂了咂嘴:“我说苏万,你丫唬我也得带个变声器吧?又不是买不起。”

苏万抬手扯下了脑袋上的CS头套,手中的美工刀“卡啦”一声收了回去,满脸笑容地拍了拍黎簇的肩膀,毫不在意自己拙劣的演技被拆穿:“我这不刚下补习么。怎么,又被你老爹凌虐了?用不用哥给你找个律师象征性地告一次?”

“谁是你弟?”黎簇拍开苏万的手,“老子都是十八了!而且老子就那一个爹。”

“我也十八了,”苏万故作深沉地咳嗽了几声,“不过我也就这一个鸭梨……”

黎簇一瞬间感到心里有种莫名的情感充斥了大脑。

“——让我涮啊~”

没等苏万转身逃跑,黎簇便迅速伸手抓住了他的后领,拉过来二话不说一顿狠揍。

没错的刚才那就是灭了这厮的冲动啊!!

“停停停!!哎…别打脸!我…我请你吃夜宵去你先放手!!”

黎簇一听这个,便心满意足地停手,将手半插在牛仔裤里悠哉地晃出了小巷。苏万有些狼狈地站起身,把身上的灰拍下去,看着好哥们儿那步伐轻快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笑容。

作战成功,他下意识地摸了摸鼻梁。嘶…他奶奶的居然把老子英俊潇洒的脸弄破了,回头找他算账!

走在前面的黎簇回过头,不耐烦地催促着她,口中还不停抱怨着自己一定不会嘴下留情什么的,苏万走上前捶了黎簇一拳:“啊?怎么办啊?你把我脸弄破相了,以后我怎么泡MM啊…”

“没事,爷养你。收你做我小妾~”

“成啊…你可别反悔,”苏万笑了笑,“拉钩哦!”

“钩你妹啊我操!”黎簇一脚踹开苏万,“你都多大了开什么玩笑。”苏万对黎簇比了个中指,推着他跑出去几十米。

那时,他们还能肆意喧闹。

 

【沙漠下面】

刚刚醒来的苏万调整了一下呼吸,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让他感到疼痛的。他现在觉得当初和鸭梨逃课时不小心被他踹下围墙摔的那一下,和现在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更何况身上还黏黏的不知是谁的血迹。

应该是和小鸭梨跑散了啊刚才,现在是…他听见了黑眼镜和梁湾交谈的声音。应该是黑眼镜背着自己找到梁湾的吧?不知为什么,苏万一点也不想让黑眼镜发现自己已经醒了,多年观察的习惯告诉他,现在完全让自己置之与事外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但此刻他实在想哀嚎出声,于是只好强迫自己去思考别的事情,比如他心爱的萨克斯,比如他那可怜的限量款手表,再比如一切开始前他和鸭梨共度的时光。

 

于是时间仿佛回到了那晚。黎簇手捧爆米花和可乐,腰上系着件印着“中国”字样的蓝色外套,大刺刺地走在奥林匹克广场上,苏万见状有些莫名不爽,捏起一粒爆米花砸到了黎簇头上,于是黎簇飞快转过身开始了新一轮追杀。

其实北京城的各大全天候观光地,奥运场大概算是最空旷的。就好像当初北京地铁线,人最少设施最好的除了机场线也就是8号线了。因为这里除了两个空荡荡的体育馆外,真得是太单调了。偌大的广场几乎见不到什么留下的游客,这些场馆在完成了那件惊天伟业后便沉沉地睡去了。

如果是几年前,苏万是绝对不会和黎簇来这里的,没吃的没玩的,两人在广场上傻杵着,太二。而现在不同了,他们成年了,苏万觉得有必要做些什么来纪念一下彼此多年的友谊,不加杨好,就他俩。

苏万翻出包里的萨克斯,站在休息区的雕塑旁,随便吹了一段无名的曲子,苍凉浑厚的管弦乐四散开来,把两个人层层包围起来。而黎簇躺在长椅上,闭着眼嘲笑着苏万。

直到地铁末班车将至,他们才动身离开。

 

这些片段走马灯似的在苏万脑海里打转,片刻后他的思绪又重新回来了。他感觉到黑眼镜要移动他,便不声不响地睁开了眼,问出了他刚才的疑问。

如果不是梁湾,那谁去就黎簇?

黑眼镜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他让苏万帮他把虫子弄出来。苏万打出生起还没见过能对自己那么狠的人,他犹豫着下了第一刀,手抖得几乎握不住刀柄。黑眼镜在一旁不停滴催促着他,声音里满是压抑着的痛苦。苏万根本不知道他究竟在黑眼镜身上开了多少道口子,他没有因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真是奇迹。苏万想。

他本以为他已经准备地足够周全了,至少让他们活下去是足够的。可一路下来总是有东西挑战着他知识的极限,虽然在之前他同样也设想过遇到未知生物该如何应对,可现在看来,那些他自以为能能够生存下去的所有计划,可能不过是让他们死得更体面些罢了。

就好像一直在假象的猛兽丛林中生存的自己,某天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的处境简直不能再糟糕了。就好像《大逃杀》一样,怎奈现在他四周是比野兽更可怖的野兽,比人更可怕的人。

其实苏万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只可惜,障目之物太多,而且,时机未到。

黑眼镜早就让他停手了,苏万紧张的情绪也平息了很多。黑眼镜说着前后矛盾的话,摆明了是连截肢都不在乎了,苏万可不想管这些。

他为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叫你多管闲事。

他想起了黎簇,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怎么样了。当初跟下来本来就想给这个做事不计后果的傻缺留条后路。鸭梨一脸愤怒地吼他“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毛了。

靠!老子救你这些次你不感激一下老子你还反咬一口是吧?!这些人哪个看起来都比我懂得多你和我嚷什么嚷?!他想吼回去,告诉鸭梨自己知道的不比他多多少,就因为是兄弟才考虑了那么多,他当自己容易啊!

不过谁都没给彼此一个机会,因为大多数时候暴力总是更胜一筹。

并且大多时候,人们对于身边亲近的人要求会更苛刻,索取的也更多,甚至忘记了他们本身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就好像黎簇不小心忘记了,苏万其实和他差不多,不过是想平安地活下来,和兄弟一起。

黑眼镜已经准备离开了,苏万除了相信他以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黎簇引爆的C4威力之大让他也有些始料不及。他很想去救他,但不是现在。

他们向出口走去,苏万咬了咬嘴唇,如果兄弟没事,他想,这回我要坦白告诉他一切,倘若他不给我信任,我又该如何救他于火海。

三天将至,苏万最后一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既然这里无法无纪,那就让兄弟情义打包票,不论多久,咱们三个,一个也不能少。

【END】

评论
热度 ( 13 )

© 汪二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