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二球

“要行动不要脑洞。”
不会写东西不会画画的小透明。
努力中。
不混实况rps圈了。
现在主要:
踢球「每天都想抱抱吹雪酱」
idolish7相关



【头像BY 阿炽 新浪微博@猫车王sora

【千百】训犬人 (1)

*Re:vale 哨向AU同人文

*CP:千x百

*大量捏造+私设。OOC有。日语称呼有。非考据党但接受指点更正,欢迎评论纠错!

*有万桑出没但仅限战友情谊。

*是momo担,会欺负他但始终贯彻落实HE宠溺路线

*理想情况是周更()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

正文START

————————

    

千从浴室出来,把没有干的头发随意披散在后面,他找了件浴衣穿到身上,推开休息室的门,发现岡崎已经在沙发上等他了。

“我说你啊,休息室可不是拿来供你翘班用的。”

“为什么……おかりん来找我做什么?喝茶么?”

“工作啦工作!”岡崎推了推眼镜,“我可不像你那么闲。给,批一下文件。”

千接过岡崎递过来的档案,翻了几眼后不动声色的挑了一下眉:“清理100号……哨兵?”

“嗯,你签个名字同意就好。” 岡崎点点头。

千向来不在意无关人士的死活,反正哪怕他已经算是公会最上级了,但更多的决策权却掌握在议事团手上,一般只要不闻不问签名同意就好。

一般是这样的。

“为什么?现在公会哨兵很多吗?”一定是照片有点可爱自己才会多嘴的,他想。

“这个嘛……因为千くん你不肯做他的向导啊。”

千皱起眉稍加思索:“我有说过这句话吗?”

“‘我的搭档只可能是万一个人’,你这么说了。” 岡崎耸了耸肩。

“没错,是只可能是万一个人。”

“你看,所以这孩子只能送去处死了,真可惜啊,各项指标都很优秀,而且才20岁……”岡崎摇了摇头,一脸遗憾,眼神却在偷偷瞄着千的一举一动。

“20岁……他的向导呢?”千笔尖一顿,把写了一半的名字又草草地划掉。

“殉职了。”

“我可不是开孤儿院的好心阿姨。”

“其实吧,”岡崎走上前抽走千手上的文件,“向导向来是稀缺人才,既然你人在公会,照理说应该是强制你和新的哨兵结合的。”

千知道岡崎想说什么。

“如果没有万さん的话……”

   

是了,如果没有万的话,自己连现在这种自由都不会有,而现在的公会的成就,一半以上都是万的心血。

“我的搭档只可能是万一个人。”千闭上眼睛,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但并没有把文件要回来。

“好好我知道了。只是去看一下总可以了吧。如果不愿意结合,适当的安抚也会对那个孩子好一点的。毕竟,”一丝忧愁爬上了岡崎的脸颊,“虽然他和前任向导结合的很不彻底,但切断结合也是无比痛苦的。”

千默不作声地起身,走进了更衣室。

   

只是做些无足轻重的安抚罢了,他想到,毕竟断开连结这种事的痛苦,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千最终还是跟着岡崎去了静音室。从监控画面上来看,清瘦的少年正独自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里,并没有表现出类似于发狂的迹象。千挑了挑眉,岡崎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已经进行过药物干预了,放他独自待着还好一些,只不过......”岡崎把监视器切换到浏览模式,“这是之前干预后半小时的录像。”

还是这个静音室,画面上的少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一直到有另一个人进入了画面,看穿着应该是工作人员,手上拿着器械,应该是打算再补一阵镇定剂的样子。只不过是千眨了一下眼睛的功夫,原本好好站在房间中央的人就飞出去撞到了墙壁上,先前他站的地方换成了弓着脊背匍匐在地上,扯着脖子上的禁锢环一脸痛苦的少年。向导的视力不足以捕捉到近乎狂化的哨兵的行动轨迹,但这并不妨碍千清楚地意识到刚才工作人员绝对是被这个哨兵打飞了。

“おかりん,我可是很娇弱的。”

“放心吧,如果受伤了工会可以报销医药费的。”岡崎一脸无所谓地拍了拍千的后背。

千叹了一口气,有些后悔之前的心软:“就没有其他人可以胜任这个任务了么?”

“我们工会也不是福利院,人手不足啊人手不足。”岡崎摇了摇头,“没关系啦,千くん虽然不是最强的但肯定是最不要脸的,如果有生命危险就哭着求饶吧。”

“喂......还以为万走了我能安静一下。我在你眼里印象就那么差么......”千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嘛~姑且是信任的象征吧。千くん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千其实是不担心的,虽然谦虚地讲自己不是工会最强的向导,但对方显然也不可能是最强的哨兵——不然没人会舍得处理掉他的——他可不认为自己会无法控制这样一个哨兵。当他从容不迫地走进静音室时,一直在角落低着头的少年猛地抬起了头,漏出了清亮的眼眸。

这孩子,长得真的很可爱。千这么想到,却还是做好了随时控制对方的准备。他看到少年蜷缩的身体慢慢展开,一边起身一边缓慢地向他移动,如同一只优雅的黑豹一样,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千。被他一直盯着看的感觉并不自在,千下意识地向后移动了一点,然后才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可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承认自己有点大意了,这种时候示弱是非常危险的,更何况是在一个可能狂化的哨兵面前。千咽了口口水,却发现对方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冲过来咬断自己的脖颈,而是有些惶恐地也向后退了一步。

什么意思?千有些困惑,要不然还是直接侵入他的意识快点解决问题算了。虽然他本意上还是不太想做这么一个既不绅士也不轻松的选择的,但他还是定了定神,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面前这个哨兵身上。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哨兵用比他想象中更快的速度冲到了他的面前,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腕,靠近的一瞬间,千清楚地闻到了对方身上暴涨的信息素的甜腻味道,而他入侵对方大脑后得到的最简单粗暴的信息让他感觉脸部充血。

   

虽然下一秒就被通电的禁锢环产生的痛苦给取代了,但他可以确定,这家伙从刚才开始脑内翻涌不息的东西可以完全用一个词来概括——

求爱信号。

   

疯了。他心想。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84 )

© 汪二球 | Powered by LOFTER